Sarahsundan

梨树他走了,留下静子一个人。静子只是望了望天空,夜幕降临的时候从山上下来,眼里总噙着泪水。
日子过了好多天,静子很痛,她决定了,去城里找梨树。
城里的人很多,刚开始静子很喜欢这里的新鲜感,她没日没夜地刷盘子,洗碗,她想要靠自己先在城里安定下来,然后再去找梨树。
一天晚上,她收到了一通电话,是妈妈打来的,“你回家吗?梨树要结婚了。”“喂,喂,喂,在听吗?”电话缓缓地从她的手中滑落,她一直爱慕的人,想要嫁的人,要结婚了,现在的大马路,霓虹灯,对她而言,都是喧嚣的,嘈杂的,她不知道是该哭,还是该大叫,她只是难过地,难过地,默默流下了眼泪。
曾经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,那些他们一起爬过的高山,漫步的田野,摘过的野果,爱抚过的小动物,看过的景色,亲昵的呼喊,就如同一个飞舞在空气中的彩色水泡,瞬间飞灰淹灭,留下的只是静子,一个孤单的,抽泣的影子,在街上,在天地间愈演愈小。

人与自然

河流是公路,是洗衣机,是游泳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