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ahsundan

列车不过是驶过了几个站罢了,我却在电音歌曲(waiting for love)中穿梭了好久,它已经带我走了很远。闭着眼也能想象往后驶去的几千米隧道和黑背相间的高速泊油路,还有沿途大风招摇的树木,我觉得,我没有理由不存在,除了那些责任压力外,世界是多么美好,就在音乐响起的一瞬间我发现了。

Night.

Good night.

think about life, sometimes towards good way.

时间,就像是一种永远也抹不掉的伤痕,我不能回到过去,却总是常常想起她,觉得很痛,很难受,真希望我是陪在她身边的,帮帮她也好,她会原谅我吗?对不起,我真的很痛。

如果,有些时候,你想哭,就狠狠地哭出来,疼痛也好,伤痛也罢,你觉得可以哭,就尽量地哭,这个地方可以哭,就算是花猫脸也好,哭出来就好了。
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哭,却有些人比我更苦,更痛,如果你有委屈了,就狠狠地哭出来,没有听众也罢,没有观众也罢,让那些让你历历在目的委屈,人和事都痛痛快快地释放。

我以为,我死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但上帝说,你还不能死去,因为你受得折磨还不够,没有死去的资格。
我独自在这寂寥的黑夜里,忍受着自己造成的痛苦,怀着无比恐惧感面向明天。
只是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看见黎明的曙光。

乌云把天空压的很沉,大雨滂沱。我捡起了那把我带了很久的雨伞,今天它终于有用了。走了几步,一位个子高高的男孩不顾大雨,往雨中走了进去,几步路而已,但是足以让他浑身不舒服,他停了下来,我问要遮吗?他手上的饮料早已飞进了垃圾桶,夺过我的伞,我享受这种感觉,一个个子高高的男孩为你撑伞,浪漫吧!他说他来自哪儿,我知道他的国家吗?问我叫什么名字。雨声淹没着我们的会话,我又提高上嗓子问,你要去哪儿?他回答了,又问我知道吗?他接过我手中的白玫瑰,闻了闻,将它归还给我。他说他等他的朋友,我就送他到了拐角处的避雨角落。我离去了,不知名字,不会见面的,捧着我那只淡雅纯洁的白玫瑰离去了,只剩我的背影。
有时候,邂逅就是这样,不需要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,年龄,只需要记住那一刻,少有的幸福与浪漫。
致 雨中的浪漫,玫瑰的邂逅,未知的恋人,浪漫的爱情,特别的生活。

我的漂流瓶遇到了木板,它在激流中挣扎,一路跌跌撞撞,流过小河,瀑布,小江,大河,大海,小溪,最终它被你拾了起来,字条这样写道,“亲爱的陌生人,虽然我没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爱情,不过,我还是送上我最虔诚的祝福。晚安,好梦。”

想记下最伤感的诗句,写出最煽情的文章。因为得不到,所以理想丰满。因为孤单,所以疯狂。因为倔强,所以不曾表达,深夜的12点,让情对我催眠,慢慢入睡……